墨离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绿赤】花都(玖)

本章BGM—金鱼花火--大塚爱。这首歌一直很喜欢,听着它码字的时候发现歌词和文章莫名契合。背景音里的花火很美很震撼,戴耳机听效果更好www

----玖----

夏日祭果然不负其名。街上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到处是欢声笑语,摊贩的热情吆喝声与孩童的嬉笑尖叫声交织在一起,热闹得紧。身边擦肩而过的人流摩肩接踵,穿着靓丽浴衣的年轻女子,摇着扇子微笑的中年人,拉住母亲的手举着一串丸子却还对路边的章鱼烧恋恋不舍的孩子。站在几条主要街道上仰头看去,半边夜色都被染成了沉沉的金。时局再怎么暗流涌动,眼下最简单也最盛大的快乐与幸福依然在人们心里占着第一重要的位置。

换上了鸦色矢羽纹浴衣的绿间在刚见到赤司时被好一番端详,最后得出个真太郎穿浴衣肯定比穿军装还要吸引女孩子的评论,让他又是窘迫又有点哭笑不得。此刻踏着木屐几乎是被人潮推着向前,显然很容易在哪个岔路口走散。绿间刚想向赤司提出,垂在身侧的手就被一把握住了。他本能地僵了一下,转头看去。赤司没看他,神色自若地望着前方的河岸,倒是周遭的灯火为他的脸颊和露在发丝外的耳尖涂了一抹缬晕。

绿间偏回头来用力反握住了那只纤长微凉的手。

他感到两人浴衣的袖口擦过交握的手指,清凉的布料上是微微浮凸起的绣纹,带起的微痒触感却有些灼热。

相握的手用力得可以从彼此的指尖察觉到一下下跳动的脉搏,心跳的频率慢慢合成一个节奏,交织着不愿分开。

渐渐走到河滩边开阔处,足下光滑的石板也过渡成了鲜嫩柔软的青草,在夏夜里微微发凉,从木屐的空隙处拂在脚面上,很舒服。四周人们三三两两地闲逛,平缓流淌的河水在夜色下色泽如墨,因为飞过河畔上空的萤火虫和四处的灯笼泛起了闪耀的金色涟漪。水流漫过被冲刷得圆润的鹅卵石,石缝间水芭蕉的花期已经过了,随着晚风懒懒地摇曳翠绿的叶片。有河灯从上游顺着水流漂下来,一盏盏在河道拐弯处越聚越多,燃起一片绚烂耀目的金橙色火光。

人流早已不再拥挤,绿间却仍未松开赤司的手。

“呐,真太郎,我想吃苹果糖。”赤司拽拽他,另一只手指向不远处的小摊。

“去买吧。”

赤司满足地眯起眼笑起来。

举着苹果糖的他,从绿间的视角看下去几乎带着不自觉的色气。糖浆亮晶晶的一层,赤司小心翼翼地探出浅粉的舌尖去舔食。拖曳出的细糖丝垂落下来粘在他嘴角,他皱起眉想要用舌舔干净,结果连唇瓣也沾上了些许晶亮的糖浆。苹果糖色的眼眸琉璃一般,因为周遭的灯火笼上一层有些迷离的光,看上去像是水汽氤氲。

绿间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想到更多的画面。

“唔——好甜。”赤司好容易弄干净黏腻的糖稀,舔舔唇角咂了咂嘴,“你要尝一口吗,真太郎?”

“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就尝一口。”赤司笑着,侧过身将手中的苹果糖举到绿间唇边。他褪去了往日的沉静内敛,一下子变得更像个符合他年龄的少年。有点像猫瞳的眼眸愉悦地眯起,带着狡黠与惬意。唇瓣孩子气地弯着,本来就显得比同龄人小一两岁的脸庞被放松的笑意晕染得生动明媚。

绿间没再说话,握住赤司纤细的手腕凑过去,低头咬了一口苹果糖。

真的很甜。

萦绕在唇齿间的全是缠绵不去的甜蜜香气,一点点化开顺着喉咙流进心底。

对不怎么习惯吃甜食的绿间来说,甜得几乎有些发苦。

赤司笑得更开心了。

这样的笑颜简直是犯规!

绿间动作仓促地放开他的手腕,别开目光去像是在掩饰着什么:“太甜了,我不习惯。”

“好吧,那我就不勉强你了。”对方浑然不在意地把空着的手伸过来重新握住他的,动作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这么说着的赤司其实也没多喜欢甜食,一只苹果糖对他来说已经很足够了。匆匆解决掉晶亮红艳外表诱人的甜食以后,他把目光转向了卖章鱼烧的小摊。

绿间看到他的目光往小摊那儿转就知道了这个人想要什么,于是松开手示意转回头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他的赤司自己去买:“我在这儿等你。”

这一带有许多小摊,卖吃食的和提供游乐的都有,停留于此的人自然也比前面一段路多了许多。一个眼错而已,注目的背影居然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心跳声一下子大起来,一记一记重重敲在胸口。绿间突然想起几月前他把玉刻的王将交给赤司的那个早晨,他离去时余光里看到的那道身影,清浅单薄,似乎一眨眼就会消失在周遭的红尘繁华里。

会不会就此分别。那个有着猫一般狡黠聪灵又通透的双眸的少年,是否就要轻盈地越过这燃起了河灯贯通阴冥的河川,去往妖怪和神明的居所。

一点根据都没有地,从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夏夜的风仍带着白昼的闷热,令人无端烦躁地包裹着这种复杂又简单的心情。

你去了哪里?

绿间的身高在这时占了优势,然而依然没有发现那抹醒目的蔷薇红色的他渐渐地更加不安起来。从心底蔓延而上的冰凉焦躁感催促着他加快步伐,一点一点,最后几乎奔跑起来。

人群与他错身而过。有年轻的姑娘不慎与他磕碰到,绿间只来得及回头匆匆致歉。他四处搜寻着赤司的身影。空气随着人流而粘稠,各处传来的人声像是煮沸了的水。没有一道清涧般的声音带着泠然笑意划开百般嘈杂,突然在他身边响起说:真太郎,我在这儿。

绿间拐上一条小路。尽头仍是繁华的祭典街道,路上却宁静安谧。高大的树木在夜风里散开花的香气,草丛中有虫喁喁低语,隔开几米开外的人潮喧闹划分出一片清净地。

光线转变带来的短暂黑暗过去后,他望向路的另一端满街的通明灯火。

然后看见了他在找寻的人。

赤司那身纯白的浴衣被曜曜灯火笼上一层明金,光晕铺在他肩头,顺着优美的背部线条滑下去,落到衣摆处绣着的紫阳花上。他背脊挺直着,像上次绿间看着他的背影时那样,散发出近乎肃杀的气场。不同于那时的是,现在他面前站着一个人。

那人背着灯火,看不清他的脸庞。但是可以看出他与赤司之间的距离十分巧妙,尽管他比赤司高出不少,却将将站在了少年可以平视他的地方。

绿间皱紧了眉又往前走了几步,小心地不发出一点声音。

却是赤司的声音响起了,沉冷而毫无动摇:“都已经准备好了么。”

“是的。”对方的回答听来严肃不失恭敬。

“那么,等我的命令便好。在这之前不得轻举妄动。”

“这是自然的,少爷。我会好好吩咐每一个人。”

少爷?!绿间猛地瞪大了双眼。那是赤司家的人?

为何会有这次碰面,他们又在说什么?

绿间再一次认识到自己其实一点都不熟悉赤司征十郎这个人。

尽管他已经开始暗中调查当年发生过的事,但由于似乎牵扯到了掌权者的关系,能得到的信息少之又少。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反而可以知道很多。毕竟有掌权者参与的也就那么几种事。

但是这些在当下说来,全都没有一点用处。

那边似乎已经结束了对话。男人匆匆隐进人群,赤司则转身向之前的那个地方走去。

接下来该怎么做?绿间的脑海里一瞬间划过无数选项,赶快回去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待着等赤司来找,或者出去赶上他。

最后一种按理来说是最不利的选项,赶上之后又该做什么说什么?可它闪现的那一刻绿间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他已经不想再掩饰什么,把疑惑藏起来只会越积越多,这样下去终有一天要在两人之间压出不可修补的裂缝。

赤司被绿间抓住手臂的那一刻有些讶异地回过头,看清来人后更加惊讶地瞪大了眼:“真太郎?”

那一瞬间绿间看到他左眼中闪过耀目的明金色,转瞬即逝,却有那么一刻几乎盖去了原本的深蔷薇红。夜色晦暗,他不确定那是不是四周的灯火随着赤司的转头在他眸中画下的轨迹。

“你一直没回去,所以我来找你了。”

赤司抿起嘴似乎是笑了:“真太郎在担心我吗。”

“我看到了。”绿间直视着他的眼睛,蔷薇红的颜色仍然剔透纯粹,刚才的明金色仿佛真的只是幻觉,“那个男人……是谁?”

问出口的刹那他感到心里绷紧的弦骤然松下来。赤司的眼眸狠狠一颤,里面的澄澈几乎被打碎,却又转瞬归于平静。

他沉默了片刻,唇角抿出个苦笑般的弧度:“抱歉真太郎……但是我无法告诉你。”

这条路通往能够观赏到烟火大会的山间。石板路长着浅浅一层青苔,两旁树木高大静默,有点点萤火穿梭在灌木枝叶间,草中虫鸣安谧地诉说着夏夜的心事。人们三三两两地走在道上,轻声谈笑着。

山间万物仿佛都在这个美好的夏夜以自己的方式交谈。只有他们之间,安静得能听到呼吸微微的颤抖。

赤司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绿间,毫无保留地迎上他的视线。目光澄澈,流露出的态度却很坚决。

他有必须要守护的秘密。

“好吧。”最终是绿间开了口,“既然你不想告诉我,那就不要说了。”

赤司垂下眼眸,似是回应地轻轻叹了一声。

半山腰有块平坦的草坡,几点萤火在草叶间盘绕闪烁。面向整个都城的视野里万家灯火明灭,举行祭典的主要街道更是流光璀璨。夏夜的风拂过脸颊耳畔,留下模糊得难以捕捉的呢喃。

绿间转头去看赤司。就在那一刹那,他们面前的天空里骤然炸开今夜第一朵绚烂的烟花。火光映亮了赤司微微睁大的眼眸,那由烟火勾勒出的淡金色细丝状花瓣一缕一缕尽数印在他眼底,流光溢彩,美得一瞬间让人屏息凝神。

紧接着,无数瑰丽的色彩在漆黑的夜空下盛放开来。明金、靛蓝、樱粉、绛紫和莹绿描绘着优美的曲线,互相交织融合着一丝丝聚成盛大璀璨的花朵,随着爆裂声开满了整个夜空,又在花瓣舒展绽放到极致后四散化作无数金色的光点,如同星芒的尘埃,融化,滑落,消弭。与此同时新的烟火腾空而起,再次绽开成五色斑斓的花。每一朵都转瞬即逝只留下片刻的绚烂,却此起彼伏得仿佛永远不会停息。

参加祭典的人们纷纷抬起头来。孩童和少女们被漫天的花火惊艳到,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年长一些的人则微笑起来,由衷地赞叹着一年一见的绚烂景象。

绿间也被这样的场景吸引住了目光。整个都城都被开满夜空的烟火照得忽明忽暗光影变幻,更不用说这处小小的草坡。金色的光芒和浓黑的影子交替掠过两人肩头,他突然感到浴衣袖口被赤司狠狠扯了一把。绿间被扯得低了低身子,下意识地顺着这力道转过头去,唇上却重重撞上一样柔软的物事。

赤司踮起脚,抬头吻了他。

心跳的声音骤然被放大再放大,响在耳畔几乎盖过漫天烟花爆裂的炸响。

赤司手上用力,拽着绿间不让他退后避开。他睁着琉璃般的眼眸,目光澄澈直直地看进绿间的眼里,同样不容逃避。

细腻的唇瓣带点笨拙地摩挲绿间的唇纹,微凉的舌尖探出来,小心翼翼地扫过相贴的唇缝。

绿间瞪大了眼,脑海中突然一片空白。

一直以来在心中默默抱有的,难道是一样的心情。

——想要一直陪伴下去。

——不想分开。

几乎是本能地,他伸手揽住赤司的腰背将人按向自己,主动回吻过去。

就在那一刻,夏日祭上最盛大绚烂的一朵烟火伴随着山下人们的欢呼,砰然在他们身前绽放,溅开无数金色细碎的光芒。繁复璀璨的花朵舒展到最盛的那一刻,时光仿佛突然停滞不前,凝固着定格下今夜最为华美的一幕。

而他们,就在这无比华耀盛大的夜幕下相拥而吻。

直到最后一朵烟花化成缤纷绚烂的光点散落融进漆黑的夜空,四周终于回归黑暗,只有萤火带来的几点光亮,赤司才微微喘着气和绿间分开。林间夜色深暗,绿间在他退开的那一刹那隐约听到一句轻得如同错觉的模糊气音,如细微的风滑过耳畔,却被他无意间捕捉到。

抬着头看向他的赤司依然轻轻喘息着,左眼似乎再次划过一抹明亮的金色,却在夜的笼罩下晦暗得看不分明。

就如同,一瞬前那句若有似无的耳语。

“さよなら。”①

①:此处作“永别”之意理解。

评论(11)

热度(20)